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張帆:一家民間草根機構對鄉村教育的系統性實驗





弘慧夏令營中自信面對鏡頭的孩子們



“弘慧基金會要立足湖南,為民間組織介入鄉村教育實踐出一整套可復制的應對方案?!?

——國際公益學院EMP2016年春季班(五期)

2017年度ELP學員

弘慧教育發展基金會理事長

張帆



張帆從一支鄉村學校教育基金起步,到建立省級教育基金會,此后十年深入探索實踐,不斷創新升級,將牽扯鄉村教育問題的一根根獨立鏈條勾連成整套系統。

投入鄉村教育近二十年,張帆的信心和焦慮感同時在增加。從最初的一支獎學金,到弘慧教育基金會的十年扎根鄉土,張帆的視野從支流逐漸擴大到整片水系,要面對的問題也越來越復雜。


經濟、科技發展迅速,一些老問題隨之消解,在另外一些層面,也可能讓溝壑愈深、墻壘愈厚、裂口愈寬。城鄉發展差距正在快速加大,在張帆看來,相比于晏陽初、梁漱溟所處的時代,如今的鄉村教育困境比百年前更嚴重。


張帆并未把自己困在芝諾悖論中,也不認為城鄉教育發展存在某種相對極限,他說這是“永恒的問題”。


弘慧基金會在不斷尋找問題根源和解決路徑,作為一支民間力量,最初從鄉村教育的表層問題著手,逐步進入體系完整的“鄉村建設”中,嘗試搭建鏈條為鄉村教育賦能,完善社區結構和改善生態。張帆說,“對鄉村來講,十年很短暫,還需要更多的時間去積累和沉淀”,他認為這是找到痛點的前提?!罢业酵袋c,路徑和方法的創新才有實際意義,弘慧不是為了創新才創新?!?


? ?弘慧基金會創始人張帆說自己算是個樂觀的人


偏差


中國有七千家公益基金會,超過半數涉足鄉村教育,這些機構多集中在大城市,而它們要解決的問題卻遠在鄉村。整體上,這些機構在資源和項目影響力上占優,但因為缺乏對鄉村的深入了解,加上資金導向型的先天不足,嘗試下沉覆蓋和項目落地過程中,都不可避免地遭遇水土不服,有些項目偏離實際,有些則止步于問題表層,資源難以被優化利用,效果理想的項目并不多見。


2008年,事業有成的張帆準備好資金,依照2004年開始施行的《基金會管理條例》的規定,為湖南弘慧教育發展基金會找到“娘家”,機構正式注冊成立。此前的7年中,張帆一直對鄉村教育有所支持,雖然規模不大,但他看清了路徑。


對于弘慧基金會的未來發展格局,張帆當時的設想還不清晰明確,但他知道,這家基金會要做一顆種子,扎根在“山溝”里,成為鄉村的一部分,自下而上去改變環境。十一年前的決定,讓弘慧基金會至今保持著項目和發展優勢。


“過去城市對鄉村的理解上,第一覺得鄉村窮;第二認為缺少教育資源,比如優質課程;第三,大家會異口同聲說缺師資?!睆埛J為,這些問題事實上也已有很大程度的緩解和改善?!拔覀冋娴某寥豚l村,做了很多領域以后,會發現沒有想象中那么窮,政府在硬件方面有不少投入;現在村村通,學校有公路,基本解決了資源問題;這些年在教師配置上也有一些補充,雖然還不夠充分,但這些都不是當下鄉村教育問題的根源?!?


在鄉村,學生和家長對教育的重要意義缺乏認知,教育工作者對自己的職業缺少使命感和榮譽感;需要幫助時,他們唯一想到的是“靠政府”,缺少自我能力建設,也沒有意識主動對接社會力量,尋找資源和幫助。


在張帆看來,解決中國鄉村教育問題的關鍵仍然是“改變觀念”,相比于被動接受外部牽引,他更寄希望于鄉村的自我驅動和自我成長?!拔依斫獾慕逃?,首先是人的覺醒,只有鄉村本地的教育者覺醒之后,才能創造出適合鄉村孩子的教育,而不是簡單地把大城市的優秀教育資源復制過去?!?


伴隨成長


1989年,張帆放棄免試進入湖南大學土木工程系的機會,考入清華大學水利系。研究生畢業時,改革開放中的城市經濟正突飛猛進,城鄉發展差距也越來越大。在張帆老家的一些山村里,還有很多孩子整日圍著田土和牛羊打轉,他希望用教育改變更多鄉村兒童的命運。


2001年,張帆出資6萬元,又找到四個師兄弟,共湊8萬元,在湖南省沅陵一中設立贏帆獎學金,對老家的幾個高中生發起資助——他們是距離命運轉折關口最近的孩子。


杜珍梅高二輟學,作為贏帆獎學金的第一批受助者,得以回學校繼續讀高三,一年后考入河南大學。2006年,杜珍梅進入國企,2015年,她加入弘慧基金會,成為一名全職員工。


弘慧基金會建立初期,接續了贏帆獎學金的行為方式,希望以經濟資助為主,覆蓋鄉村中小學教育。但張帆很快發現,短期經濟資助還遠遠不夠,鄉村孩子不但缺少長期持續性的資助,更缺少開闊的眼界和人格塑造。


為此,張帆打造了“筑夢計劃”,經濟扶助上,從中小學受助者開始,一直持續資助到大學,同時幫助受助者培養綜合能力,提供長期的心靈陪伴。


2015年度沅陵一中弘慧班寒假


夏令營和訓練營是“筑夢計劃”的主要活動方式,由弘慧基金會資助的大學生和其他大學生志愿者策劃主題活動,定期舉辦,如今已發展出涵蓋中小學的多個子項目。


“孩子本身也是鄉村教育的主體,也是鄉村教育的一部分力量。他們今天是受教育者和被陪伴者,明天他們就是教育的提供者和陪伴者。所以我覺得這個本身也是為鄉村教育服務的一個很重要的體系?!睆埛f。


隨著受助者進入不同的發展階段,很快,“筑夢計劃”之后,“圓夢計劃”“傳夢計劃”也相應而生。一方面,以“弘慧學子聯誼會”為平臺,為走出大山但還未正式參加工作的弘慧學子提供幫助。另一方面,希望用“傳夢計劃”鼓勵高等教育人才反哺家鄉。


不可忽視的抓手


對于張帆來說,只著眼于“育才”并不足夠。當弘慧基金會逐步進入鄉村教育問題的核心層面時,發現教育工作者的思維僵化成為其中的痛點?!靶iL、老師的觀念直接影響著學校的教育理念。比如要改善鄉村教育當中科學教育、藝術教育的缺乏問題,就必須以校長為抓手去實現?!?


老師、校長的觀念固化原因有兩方面:鄉村教育工作者普遍不具備良好的教育理念,視野不夠開闊,缺乏使命感和榮譽感;同時,因為行政力量過強,教育工作者們習慣了依靠主管部門?!斑^去是跟教育局要錢,要資源,要人,沒想過向社會尋求幫助,甚至也沒想過要依托社區,最多去找鄉政府?!?


2012年,弘慧基金會將“弘道致遠慧智育才”的理念做了調整,將“育才”改為“育人”,推動項目深度介入鄉村教育體系和生態的改善,不僅培育學生,還要幫助老師和校長成長,扶助方式也從經濟扶助為主向多層次的整體賦能全面轉化。


經過不斷發展和整合升級,弘慧基金會的項目如今總體形成兩大體系。一方面以“筑夢計劃”為主,對學生進行長期陪伴和扶助;另一方面,則以教育工作者為主要對象,通過“弘道計劃”幫助老師和校長成長和深造,并逐漸發展出了園丁培訓、出國游學等諸多項目。


出國游學后的鄉村校長不只能影響一所學校,還能為其他學校的校長帶來示范效應


出國游學班已舉辦兩期,共14人。張帆說,出國“開眼界”并不是全部,他希望校長們通過出國考察認識到教育工作的重要意義,弘慧基金會也會提供支持,幫助校長們回國后制定進一步的學習和工作計劃,并在相應階段與美國方面的校長交流和復盤,請中國的教育家參與和指導。


這兩期游學班中,有些鄉村學校校長如今已被調任到縣城中學任校長。張帆覺得,讓教育工作者看到上升空間和出路,就是為鄉村教育注入活力?!斑^去我們會很糾結,校長能力提升,然后就被調走了,鄉村學校怎么辦?現在我們不糾結了,因為我們影響的是一個現代教育生態。我們希望激發本地力量,從校長、老師開始,甚至再延伸到當地教育部門的官員和家長。從這一層面來說,我們希望為鄉村教育賦能,從整體上影響和帶動本地的教育力量?!?


2018年,弘慧基金會在沅陵縣舉辦了第一屆校長論壇,給沅陵縣教育系統帶來不小的震動。張帆說,“針對校長論壇上提出的問題和想法,當地政府、教育局都會做相應的變化和行動?!?


張帆說,他們已經跟湖南省教育廳合作,對相關項目進行梳理,打包成“好校長”計劃,有利于整體的協調管理。


系統


自成立起,弘慧基金會就沒有定位成資助型基金會,它更善于操作,這與創始人張帆的個人優勢直接相關。張帆已經基本實現了個人財務自由,他不僅是弘慧基金會最大的捐助人,也是投入時間最多的理事會成員,有時間和精力關注到鄉村教育問題的細微之處,進行系統性思考,從中發現關聯,再相應地搭建項目群。


在“筑夢”“弘道”針對的兩個群體之外,張帆有更深一層的考慮。他希望推動本地民間組織成長,包括教師自組織、教育相關的協會、志愿者團體等?!拔覀円苍谕苿咏逃?,把本地體制內的機構激活,形成從教育局到學校再到社會層面的系統聯動?!?


張帆并不急于鋪展項目規模,他傾向于以縣域、省域為單位,集中力量發展出成熟的閉環?!白鲆粋€縣,或者十個縣,把關于鄉村教育系統性的鏈條連好,知道在哪個環節注入何種外力,怎樣銜接,那么這個體系就可以完整地復制?!?


如今,他正在推動一些鄉村學校成立校友基金,希望先從弘慧搭建平臺,具備一定規模后,再推動各校校友獨立運作,成立校友基金會。


張帆在做的是模式創新,他很明確地知道自己該有的行為邏輯,“我是民間力量,是自下而上推動的”。


升級


剛成立的兩年中,因為想要節約開支,弘慧基金會沒有一個全職員工,日常事務全靠理事會成員和幾名志愿者親力親為。隨著項目發展和事務增加,2010年,弘慧基金會開始調整思路,將基金會和項目的專業化管理重視起來,建立信息管理系統和項目評價體系、搭建網站。


然而,此后的幾年中,弘慧基金會仍舊像多數草根機構一樣,埋頭于項目本身。直到2014年,張帆看到一本中國教育公益機構名錄,其中收錄四千多家基金會,但卻沒有弘慧基金會的名字。此后,張帆開始增加與公益同行的接觸和交流。如今,考慮項目整合發展時,他已經會主動考慮傳播因素?!敖衲辍眯iL’的打包整合,同時也會有利于項目對外傳播?!?


現在,弘慧理事會正在打造“創業企業和創業企業家”生態。


現有項目格局下,弘慧基金會年支出都在30%左右,如果項目發展走出湖南,預計年支出會大幅增加。2013年開始,經理事會表決通過,弘慧成長基金成立,過去5年,匹配了27家公司的股權?!爱斎贿@27家企業大多在創業期,一方面投資額度不大,要讓企業保證本金安全。但作為股權投資,實際上弘慧會分享企業發展帶來的增值?!?


讓張帆更為欣喜的是,這些投資公司中,成長比較快的企業已經成為弘慧體系中的重要參與者,企業不僅派員工參與公益項目,也會因發展需要,在企業文化建設、黨建、企業社會責任等方面跟弘慧基金會的公益內容相結合。


弘慧基金會最早投資的辰州礦業已經上市,過去5年,每年向弘慧基金會捐資100萬元?!爸形脑诰€每年也差不多捐二三十萬,而且他們包了一個縣,我們在安鄉縣所有的支出都是他們來提供。所以我自己覺得就是這個體系,值得長期去發展?!?


2018年11月,中文在線志愿者及弘慧工作人員組成的慧行團隊走訪了安鄉縣的全部7所項目學校


2018年8月弘慧基金會理事會換屆時,審議通過了《理事單位管理辦法》,按照新的規定,理事單位可以派代表參加理事會的相關活動,但未必要委派理事。張帆希望推動理事單位和常務理事單位與弘慧基金會形成深度合作關系,不止是讓企業參與弘慧基金會的公益項目,弘慧基金會也會為企業的其他公益行為提供更多的服務和咨詢。


張帆說,公益機構與企業之間的關系不能止步于捐贈和短期的偶爾合作,他希望能彼此深入肌理,相互伴隨成長。弘慧基金會的理事單位分布在全國各地,張帆覺得,它們是弘慧基金會長遠發展的重要支撐,而弘慧基金會未來要走出湖南,這些企業都將成為落腳點。


近20年時間,從一支鄉村學校教育基金,到省級教育基金會,不斷深入和升級過程中,獨立鏈條已經發展成整套系統。對于弘慧基金會自身的發展,張帆已經規劃好下一階段的工作方向,“公益機構的核心使命和價值觀不能動搖,這是基礎。同時,民間組織一定要把每一個單元細胞的能量激活。弘慧基金會必須具備社會化能力,不光是扎根做項目,我覺得這是下一個十年我們要去進一步思考和探索的問題?!?



本文源自《社會創新家》 肖泊


相關新聞

大地彩票app官网